当前位置:主页 > 珠宝知识 >

爱珠宝,究竟是在爱什么?

  在周末,顶着烈日和朋友约国博去看展览。原本是冲着梵高去的,来到现场,却被告知当天的票已全部售罄,只好带着些许失落的来到另一个展览厅。不要空手而归。兵分三路,朋友甲看二楼亚洲文明展,朋友乙看山东文物展四楼,而你,悠悠地走进三楼,去看看弗吉尼亚美术馆的珠宝展。

  50元一张的入场券,买来满眼的珠光宝气,目眩神迷。并不一定每一件展品都是完美的,但它们都是有价值的,而且无可否认。所以,大多数人的军营役役,辛辛苦苦奋斗几十年,都不一定能拥有其中一件半件,想起来不是不心酸的,但还是只好吞声,默默地努力。

  遇见心爱的珠宝,整个人隔着玻璃罩,几乎要屏息凝神。汉字名牌,无人不识,但结合起来,有多少人懂得?翡翠,坦桑石,玛瑙,橄榄石,绿松石,铂金,黄水晶……8.8克拉,鸡尾酒戒指,蒂凡尼,卡地亚…,这些你看,仿佛都散发着光泽,你从口中念出它们的名字,就像自带滴溜溜的旋律。

  只是蜻蜓点水那一感情,心中却已荡漾起阵阵涟漪。只能在心里感慨:“看了就是拥有,看了就是拥有。”」此时此刻,整个人都暂时容许自己的志气全无。全世界都为珠宝痴心,也不是毫无道理吧。那金碧辉煌,那样灿烂,那样遗世独立,那样摇曳华美。与此相反的是,生活的平庸之道。对人们的规训是:低调、谦逊、要悦纳自己的平凡、要为生活的寡淡…然而,珠宝的光芒,却会瞬间将一切颠覆,直教人臣服。

  你们可以欣赏,在它们的光中沉醉不知归路,但却永远隔着玻璃那堵“墙”,告诉你,高不可攀,掷地有声的真理。离开了展览厅,仍然意犹未尽。怎麽这麽快就结束了,瞬间有武陵人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出来扰扰尘世仿佛换了天地。朋友讥讽说,这五十块值得吗?他拍着胸脯说,这值得。肯定是值得的,即使不值得,也只好说值得,总不能让别人看穿你吃亏,独自默默承担。再说,明明是值得的。那几个小时好象躲进了梦境一般。

  回程途中,你忽然想起亦舒小说《喜宝》中那个大个子女大学生,因造化弄人,一只脚踏入「上流社会」,有钱的商人喜欢做他的情妇——叫她“金丝雀”——这是个非常形象的头衔,生活在他所赐的房子里,吃他投下的食物,他来了,她百般讨好,他也不来,她也只好自顾自己美,最要紧的是,别人不能染。一开始喜宝还是有点傲慢,堂堂一位剑桥女大学生,何至于,离开富豪家没多久,想起茫茫前程,未来异国求学的辛酸,物质最重要,被这个男人眷顾,能少吃多少苦,她从内心屈服,缴械投降回男儿身,假作真时真亦假的嫌弃,这只钻戒太小了。

  这座流光溢彩的大都市,多少锦衣夜行的姜喜宝,不为人知。那一点挎着路易威登,戴着梵克雅宝,带着玛莎拉蒂的年轻女子,有多少是自己养家糊口,有多少是家庭给予,有多少是家庭给予,多少,只是借着树荫,提升自己的威风?不轻视冒犯,每个人都有前程。姜喜宝在前,物欲横流,有多少贪得无厌,且不说出来。继续往前推,那是张爱玲笔下的葛薇龙。

  近来闹得沸沸扬扬,这部小说要拍成电影,导演不乏佳绩,而且情有独钟的许鞍华。但乌烟瘴气中,最大的轻蔑和唱衰,不过是因为那忧伤美丽的葛薇龙成了马思纯,落魄贵族气派的乔其乔成了彭于晏。怎样思考如何感觉到隔阂。

  她怎么会是这样?他怎么会是这样?可是,问问自己,又能是谁?好象不管是谁,总是缺少一点灵魂。归根结底,张爱玲小说中的男男女女,有几个接地气?多少是自己没有诗意的呢?有些人不是在一瞬间就失去了韵味吗?这些当然都是题外话。葛薇龙这个女人你得说。一位原本纯洁可人的女子,在乌烟瘴气、衣香鬓影的华丽场中,最终被逼进了一个交际花。

  都是被迫的吗?是的,世道是这样,她的生活状况也是这样,嫁给姑妈就是这样,她站在了世道的风里,她是多么脆弱,多么孤独,多么无助。她很可能把一切都推给命运,或是怨天尤人,埋怨姑妈,埋怨每一个在她身上-甚至是亲生父母。但是她有没有选择的余地?他能不能有个硬颈?索性离开这美丽的囚笼?你是不是已经主动去探求了那罪恶华美的漩涡?那里没有。

  张爱玲苦心孤诣地描绘了一幅她独自一人坐在楼上想着锦衣华服时那种寂寞骚动的心态,那丝丝入扣,那目眩神迷,那情不自禁,简直惊心动魄。她在欲望的河流中,渐渐退去一层。锦衣玉食,珠光宝气,有多少人能抵挡得住那样绚丽凄美的诱惑?真的,世界那么空荡荒芜,心那么朦胧,那么到底还是一点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可以填补多少不为人知的清冷空虚呢?没有比“色戒”更凶猛的了。

  若不像前几天那样缠绵绵绵的“大张旗鼓”,只是易先生给她买鸽子蛋那一刻的柔情似水,是不是王佳芝的舍己(党)为人,也没有那麽古怪突兀?不管怎样,在珠宝的光芒中堕落和晕眩,仿佛还算情有可原。想象一下,多么悲观,多么苍凉,多么暗淡。也是如此心服口服。即使像伊丽莎白泰勒和奥黛丽赫本这样的倾城美女,都还没有心甘情愿地被它们的点缀衬托着。

  人生虽没有小说和电影那样充满戏剧张力,但无论故事内外,人们对珠宝的渴望,始终密不透风,情不自禁。不管是恋爱还是结婚,珠宝总是那最笼络人心,一锤定音的见证。宝石的魅力从哪里来?因其闪亮而珍贵,因其持久。万事皆有一,无一不令人向往。这是富足、优雅、奢华、美好的象征。您可以将一系列美丽、琳琅满目的形容词推到它头上,它不苟言笑,仪态万方,照单全收。

  世界上有这么多戴得起珠宝、戴得起珠宝的人吗?未必。好像不一定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花和光簇拥着。但能否到达是一回事,想要不想拥有又是一回事。假如能买到卡地亚、宝格丽、波西里、蒂凡尼、当然华枝春满,满怀喜悦。

  不过一般人,戴着施华洛世奇水晶戒指,价格平淡无奇,在阳光下,也有它的异彩,艳丽夺目。水晶鞋有水晶鞋的华丽缘,芭蕾舞鞋也不一定没有芭蕾舞鞋的浪漫爱情。您记得上一次与一位旅伴在巴厘岛机场,眼花缭乱的豪华品牌免税店,你们一起走着,生活优渥,品味和谈吐都很不错的她说:其实真正有实力的人,不需要为他们添彩,就不需要为他们添彩。

  不知不知,需不需要是一件事,有没有实力得到,是另外一件事。他也十分赞同。至了信手拈来的那个境界,再说不畏浮云遮望眼也不迟,空手、势单力薄,却声名狼藉,总有些可疑可鄙。送你的珠宝首饰,你不一定不接受,有这样的朋友,心满意足,不做他想,你自己心情舒畅的时候,量体裁衣给自己买一件,也无伤大雅。

  这样的东西能给生活增加一种仪式感怎么样?一部曾风靡一时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独立潇洒的唐晶,咬牙隐忍,不让眼泪流出来,拿着钻戒说:「戒指好看,我可以自己买。」有道是,我这样的女人,和你在一起,不求别的,只求那一份爱,要不是,我也不稀奇委曲求全。今天的都市女性大不相同,但也不一定会有多少女郎做得到唐晶那样沉着冷静,气定神地说出这番话。

  多数女性内心深处,总是渴望得到一个男人的疼爱,即使她能够在物质上自给自足,但如果男人也愿意给予物质上的殷勤满足,她真的能抗拒吗?归根结底,物质是衡量感情的一种尺度,这种说法并非没有道理。

  生活中,从来没有和从事珠宝设计这一行的人打过交道。不见得多雅致尊贵,但的确少了一点油腻的市井气息。有时想,设计珠宝这类人,真正用心、浪漫、明朗、健康、乐观——无论宝石、水晶、金银,都是光彩夺目、赏心悦目、提升人的气质,点亮平淡浮生。也暗暗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